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极速炸金花开户首页 >>财经新闻>>正文

表演一个-亿航不会在无人机市场上去跟竞争对手去一天到晚的去死嗑

【玩摇摆桥死亡】

2019年,億航智能的載人無人機雖然已經出貨交付,開始了商業化的進程,但是很明顯,“半年凈虧損3764萬元人民幣”的億航現金流吃緊。也正因此,在公司業務剛剛有起色的時候就謀劃赴美上市,多少有點給外界傳遞起“扛不住燒錢”的印象。

而國內的無人機玩家,像億航、零度智控、極飛等,在和大疆正面較量了一段時間之後也紛紛開始轉型,尋找後路。

然而,大疆在全球商用無人機市場的份額高達70%,就像很多互聯網創業公司繞不開BAT,無人機行業玩家也繞不過大疆這座大山。

億航無人機內部出現的諸多問題也曝光:產品質量問題頻出、內部管理混亂、出貨靠刷單、拖欠供應商貨款,透露出一個重要信息就是“億航沒錢了”。

關註無人機行業的人可能會對2018年5月1日一場無人機秀有點印象。

空中交通解決方案指的是載人級的無人機和物流無人機的交付。智慧城市管理解決方案指的是無人機產品的銷售、指揮與控制系統及相關設施的設計和開發,“空中交警”類的巡邏無人機便屬於此類。航空媒體解決方案是通過大量的無人機進行演出,從而達到廣告宣傳的目的。

無人機的市場機會及其未來的想象空間,吸引了眾多入局者,胡華智也是其中之一。其於2014年4月正式創辦億航,併在同年的12月份獲得了由GGV紀源資本領投的1000萬美元A輪融資。

億航將更多的資源用於2B業務的發展,這其中包括空中交通解決方案、智慧城市管理解決方案、以及航空媒體解決方案。2B業務是億航無人機發力的重要領域,億航希望能避開在“散戶”市場和大疆的直接競爭。

億航開始轉型,之前鬧出笑話的無人機表演也是轉型的動作之一。

2018年9月16日,美國的一家無人機飛行系統設計商Airware突然宣佈停止運營,在此之前這家公司獲得多家頂級投資機構超過1億美元的投資,多家科技媒體將其死亡的原因歸結為“乾不過大疆”。

2018年,全球無人機市場規模估計為90億美元。市場研究公司IDC預測,未來五年全球無人機市場將以30%的複合年均增長率增長。IDC還估計,其中一半以上的支出將用於商業用途的無人機。

這次億航裁員共計70餘人,波及多個部門,包括軟件、開發、物流、銷售、電商、客服。裁員最嚴重的是品管部門,包括經理在內的十多名員工全部被裁,只剩下一個不屬於億航直接管理、由外包生產線派來的人員。

2016年的時候,億航發佈了一款叫做“億航184”的載人飛行器。這一款無人機,直接讓億航名聲大噪,獲得無數關註。

此次億航在招股書中也提到,該公司已經從2016年底開始逐步淘汰消費級無人機業務。2017年時,億航在消費級無人機市場中的收入為1226.9萬元,至2018年時,已降至164.8萬。

“億航184”發佈不到一年,這家曾經風頭無兩的無人機公司就出現大幅裁員事件。更有離職員工透露,去了個廁所,回來辦公室就沒人了。

讓億航名聲大噪的“億航184”載人無人機,同樣也為億航帶來了不少非議,出名過後緊隨而來的就是廣泛的質疑。

表演結束後,億航立即召集行業專家對496架受影響的無人機進行數據分析,並表示,5月1日演出當晚,無人機設備、通訊系統和飛行系統正常,但部分無人機的定位及輔助定位系統在起飛後受到定向干擾,造成其位置和高度的數據異常。

今年3月初,就有消息稱億航計劃今年赴美IPO,有望融資4億美元至5美元。然而,過了不到一個月,還沒等億航回應,消息又變成了億航推遲了在美IPO的計劃,還稱億航希望通過私募資金融資2億美元。

目前,億航智能的載人無人機已經開始在部分領域進行應用,包括醫療急救、海上油井運輸、空中游覽以及日常通勤。

網友的評價是——亂碼。還有一些人拍到,在表演結束的回收過程中,有無人機直接掉落了下來。

他還稱,億航不會在無人機市場上去跟競爭對手去一天到晚的去死嗑,或者說去打價格戰,不想把這個行業搞壞。傳統的無人機定位是航拍,而無人機的應用還有很多,大疆只是占據了一小部分市場,億航還有很多機會。由載人無人機實現日常通勤是最終的夢想。

衝擊“中國無人機海外第一股”

其中,空中交通是億航重要的業務拓展對象。在億航今年上半年的營收中,空中交通解決方案貢獻了74%,收入來源包括載人級自動駕駛飛行器(AAV)的銷售和物流服務。

校對 | 南柯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鉛筆道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官方數據顯示,“億航184”飛行均速約100km/小時,飛行直線距離理論上可達到50km。知乎上,現場體驗過“億航184”的用戶表示,“最高飛行3-5米”。

胡華智之後也表示,自己經常坐“億航184”上下班。

想要翻過大疆這座大山在商用無人機擂臺上,只有兩類公司:大疆和活在大疆陰影下的公司。

沒錢的億航於2018年初,關閉了在美國硅谷的分公司,從而引起業內一度傳出“億航美國申請破產”的消息。

消息人士透露,之所以億航要推遲IPO計劃,是因為它還沒有完全做好上市準備,更重要的是,投資者對於億航上市並沒有多大熱情。

近日,億航正式向SEC遞交了招股書,申請在納斯達克上市,交易代碼“EH”,擬融資1億美元。但是招股書也暴露了億航處境的艱難:目前仍在虧損狀態,“半年凈虧損3764萬元”,還表示“無法保證未來將實現盈利或是經營現金流為正”。

評價的對象是 2018年5月1日晚億航的無人機表演。當時,億航在西安古城牆前進行了1374架無人機編隊飛行表演,榮獲“最多無人機同時飛行”新紀錄,打破了英特爾在平昌冬奧會上創造的1218架無人機表演世界紀錄。

時隔僅16個月,億航還在2015年8月24日宣佈完成了由金浦投資領投的4200萬美元B輪融資。雖然沒有曝光具體估值,但是億航宣稱“估值已較公司成立之初翻了100倍”。

如果億航順利在美IPO,這將是中國無人機領域在海外的第一家上市公司。去年3月,大疆曾對擬IPO消息回應稱,過去和現在都沒有IPO計劃。

近日,億航正式向SEC遞交了招股書,申請在納斯達克上市,交易代碼“EH”。招股書顯示,億航擬融資1億美元,承銷商為摩根士丹利、瑞士信貸、Needham & Company和老虎證券。初始招股書提交的融資規模通常可能會在未來作出修正。另外,招股書並未披露億航的估值和定價區間。募集資金的金額從傳言中的4-5億美元變成1億美元。

2017年之後,許多無人機公司已很難從機構投資者那裡獲得融資,該領域的大門基本上已被關閉,即便能夠僥幸入局,也必須面對融資市場的兩極分化。大疆越來越受到資金方認可,而自身可能在巨頭的競爭中很難及時補血,並且隨著時間推移,地位較弱的一方可能會在巨頭率先上市後被大幅壓價,甚至有可能完全喪失上市的機會。正如當年土豆和優酷的上市競爭,這或許正是億航尋求儘快IPO的初衷。

事實上,億航想要通過上市成為“中國無人機海外第一股”,早就是公開的秘密了。

那一天晚上,《陝西新聞聯播》濃重播放了一條新聞,是這麼介紹的——這將彰顯出西安硬科技之都的魅力。

但寒冬悄然來臨,資本換了一副臉孔,消費級無人機市場被大疆牢牢掌控,其他無人機企業無一例外都面臨著生存難題,洗牌、收縮、裁員不時發生,億航也只是其中之一。

但是這場廣為人知的活動,最後卻成了一次大型表演事故——在當晚的正式表演當中,1374 架無人機並沒有成功組成完整圖案。演出的一開始就有一部分無人機沒有飛到預定位置,導致局部不成圖案。

招股書還顯示,此次IPO所得資金將主要用於五個方面,包括產品、服務和技術的進一步研發;銷售和市場營銷,包括開發全球銷售渠道;繼續擴大產能;開發城市空中交通解決方案;以及潛在戰略投資和收購。

億航創始人胡華智曾坦誠表示:“在目前競爭環境下,消費級無人機確實難有較好盈利。”

無人機風口已過雖然從聲量與數據上來看,億航已經坐穩中國最大無人機製造商之一,但實際上也面臨不少槽點。

另外,物流配送板塊億航也極為重視。在胡華智看來,無人機物流將是未來無人機行業最大的盈利點之一,無人機物流是一個萬億級規模的市場,億航的業務不僅僅是提供最後一公里的無人機配送服務,還包括城際間的無人機運貨。

它被認為存在可實現性、安全性以及法律問題等困難,更多人則是認為,億航發佈這款產品就是為了給資本方一個交代。

值得註意的是,億航目前仍在虧損狀態,並且公司稱“無法保證未來將實現盈利或是經營現金流為正”。招股書信息顯示,在截至今年6月30日的半年時間里,億航凈虧損3764萬元人民幣,虧損規模同比擴大42.1%;同期營收3239萬元,同比減少15.6%。外界認為,這或許會成為億航通過審核的一大阻礙。

就像業內人士所分析的,大疆的鐵幕戰略是其他公司的噩夢。它的營銷水平據說比藍翔更勝一籌,它的產品和專利戰不比智能手機市場上的蘋果差,它也由此形成別人無法穿越的鐵幕壁壘。而活在大疆陰影下的公司往往只有兩種可能性:要麼成為大疆的合作方,要麼先找一個大疆不願染指的地方,把錢賺了再說。

註: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採訪和網絡公開信息,論據難免偏頗,不存在刻意誤導。

2014年的時候,有人說無人機風口已來,但是風口來得快,去得也快。

機構融資不順後億航謀求上市,也算是另一種為未來開戰儲備資金的方式,而在這個戰場上,億航明顯處於劣勢,能否逆風翻盤,仍然是一個未知之數。

兩三年內,大量無人機企業涌入行業,並受到資本市場的青睞,獲得大額投資,比如零度、Yuneec。當時,英特爾、高通、GoPro、小米、騰訊等也宣佈要進軍無人機。

記者丨希言編輯丨吳晉娜“有企業要衝擊“中國無人機海外第一股”了,但故事的主角並不是大疆。

2017年之後,許多無人機公司迎來資本寒冬,融資大門基本上已被關閉,即便能夠僥幸入局,也必須面對融資市場的兩極分化。大疆越來越受到資金方認可,而很多公司可能在巨頭的競爭中很難及時補血,並且隨著時間推移,逐漸淘汰。

2014年正值無人機風口,當年全球民用無人機市場銷售額為45億元,其中中國市場銷售額約4億元,預計2017年全球民用無人機市場規模將突破500億元。

對此,胡華智親自回應穩定軍心:“美國分公司後來只有四五人,主要負責當地市場的運維和售後,面對經銷商,美國分公司關閉後,由中國總部直接面向美國的經銷商。億航的資金狀況良好,海外市場銷售也沒有停止。”

機構融資不順的億航謀求上市,也是另一種為未來開戰儲備資金的方式,但如何翻過大疆這座山,也成了亟待解決的難題。